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

自叹被电影“锁”住的吴贻弓说:现实主义永远无法取代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时间:2019-11-12 19:16:58 来源:未知 作者: 匿名    
为中国电影的艺术水准、市场开拓和引领中国观众电影审美殚精竭虑的著名导演吴贻弓,令人遗憾地离开了他惦念的银幕和观众。这一“暂时”的离别竟达五年之久。我觉得,中国电影的创作传统不外乎现实主义。这是中国电影

吴龚毅,一位致力于中国电影艺术标准、市场发展和引领中国观众的著名导演,悲伤地离开了他错过的银幕和观众。吴龚毅导演一生为《解放日报》的《早花》增刊写了许多文章,谈论艺术和生活。他留下的芬芳话语和深刻的思想也是我们深入阅读这位中国电影业真正伟大的导演的最佳文本。

吴龚毅中年照片

吴龚毅和张文荣年轻时拍了照片。

吴龚毅晚年照片

1999年,当《朝日新闻》回顾他20年的银幕生涯时,吴龚毅曾感叹这部电影对他来说“像一把温柔的锁”,坦白承认“我努力工作,尽了最大努力,无论是拍摄还是为别人做婚纱,我都不是发自内心的真诚”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不知不觉地经历了20年的电影导演生涯。数着过去几年的创作经历,再一次寻找那些微弱的痕迹,我不禁有所感触。

我可以放心,我的第一部电影《我们的小花猫》拍摄于1979年2月,也就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第二年。……

40岁的时候,我刚刚站在艺术的起点。在我悲伤或悲伤之前,我跳入了我深爱的绿洲。在拍摄叶楠的《夜雨》时,老吴永刚给了我一个自由的手,让我释放了自己保存已久的艺术思想。起初,我只是非常高兴去重庆拍电影。我小时候住在重庆,8岁时才来到上海。因此,电影最初的情感是童年记忆,包裹在雾霭中的山城,湿润而温柔。当然,它逐渐将自己对“文化大革命”的反思融入到电影中。这部电影是“文化大革命”后最早呼吁人性复兴的作品之一。在导演的解说中,我曾经写道“在“文化大革命”的废墟上重建人性的建筑”,总结了我对这部电影的看法。

吴龚毅的代表作《夜雨》

吴龚毅的代表作《夜雨》

吴龚毅的代表作《南城旧事》

吴龚毅的代表作《南城旧事》

接管《城南旧事》是一个偶然的机会。编剧易明远为北影电影厂写了这本书,但由于各种原因搁浅了。石郁芳问我是否愿意接受它。我说我会在看完小说后决定。当时,台湾海峡两岸几乎没有什么交流。台湾没有出版书籍。小说《城南旧事》使用复印件。读完原著后,我对林海印的童年记忆产生了相当大的共鸣。那些角色和故事有一种熟悉的相似性。根据原作的结构,一些次要的部分被删除了。我写了一本导演的书,所以有一个三件式的结构,这三个部分被角色的情感渗透。《城南旧事》出版后,同事们和前辈们用许多优美的词语赞美它。罗怡君老师写的金鸡奖和最佳导演奖的评论至今让我感到温暖和感动。

如果说我的前两部电影《我们的小花猫》和《夜雨》仍然属于《伤疤电影》的范畴,那么当我到达《城南旧事》,包括后来的《姐妹》和《流亡大学》时,我更关注的是文化意义的反映,而不是《伤疤》的展览。坎坷曲折的经历并没有让我痛苦。相反,我更喜欢朴素而微妙的美,这是因为我的个性和我对生活的真实感受。因为即使在过去的历史时期,我仍然遇到许多好人,使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仍然有希望和理想。1987年的电影《少年审判》被许多评论家视为“非主流”作品。事实上,就我自己的创作意图而言,这不过是在经济转型的初始阶段,当原始的电影形式在某种程度上被市场遗忘时,试图寻找一条新的出路。这部电影为当时濒临亏损的电影制片厂赚了一大笔钱。也许,在那个时候,这也是我作为厂长的责任。从那以后,我有三年没有参加这部电影了。直到1990年和1992年,我才先后拍摄了两部现实主义电影《月亮随人走》和《奎利的家庭》。在这部电影中,我把我的思想和感情融入了艺术和思想中。一些评论家说我又回到了《城南旧事》的风格。不幸的是,这两部电影在商业上不太成功。虽然我为奎利·仁佳赢得了另一个导演奖,但这个奖项终究无法弥补经济损失。从那以后,由于工作原因,我不得不暂时离开工作室,专注于各种各样的行政事务,这让我疲惫不堪,找不到时间再创作了。这种“暂时”分离持续了长达五年。直到1997年,我才有幸有机会再次拍摄。《海的灵魂》让我沉迷于蓝色海洋中的把戏。

吴龚毅的代表作《姐姐》

吴龚毅代表作《月亮随人回家》

在过去的20年里,我只拍了9部电影。如果我自1984年以来没有担任过行政职务,我可能会增加一点颜色。尤其是当我意识到我错过了很多机会,非常想迎头赶上时,我发现很多同龄人,尤其是年轻的同龄人,已经超过了我,让我羡慕不已。结果,荒凉而令人欣慰,夹杂着失落和希望,一点一点地,很难分辨味道。有人问我,“你后悔还是不后悔?”后悔并不一定,因为我所做的仍然是一部电影,只是每个人的事,而不仅仅是我。但是有一件事,不管是拍摄还是为别人做婚纱,我都努力工作,尽我所能。我心里不真诚。结果,我对知道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做了什么感到一种满足,尽管我很累。

这部电影就像一把温柔的锁。我从小就是电影迷,长大后一直从事电影工作。我已经六十岁了,自愿被她监禁。对我来说,将来计划它是不可能的。我只能和她呆很长时间,直到黄昏。虽然目前的电影市场不景气,但我相信只要这种情况保持不变,只要我们一步一步脚踏实地,我们最终会迎来一个繁荣的明天。

12年前,吴龚毅发表了一篇关于《朝日新闻》的文章,表达了他对中国电影发展现状的担忧,他说“现实主义是不可替代的”

电影业一直在讨论一个非常理论化的问题,即当前中国电影应该从中国传统电影中继承和发扬什么?在这里,实际上,它包含了“群众的问题”和“如何为群众服务的问题”。

在我看来,中国电影创作的传统只不过是现实主义。这是中国电影的一贯主流。无论是早期的创作取向还是到今天的延续,我认为通常都是这样。

在过去的20年里(从20世纪90年代到20世纪前10年),由于国际交流日益频繁,世界电影的许多创作体系和美学流派也不同程度地影响和影响了中国电影的创作实践。然而,我认为现实主义仍然是不可替代的,无论是在创造和接受方面,也就是在谁和如何创造方面。因此,我的基本观点是:中国电影应该坚定地走传统的现实主义创作道路,即以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为广大人民服务。

吴龚毅和林海印在一起

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式上,吴龚毅

目前,似乎任何提到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人都会嘲笑它,认为它落后、保守、过时。我想这里可能有错误。因为在过去,特别是在“左”的时代,现实主义通常与政治紧密相连,所以在人们的印象中,现实主义似乎等同于为政治服务。不自觉地,现实主义变成了一个政治概念,这是完全错误的。

事实上,现实主义本身不是无产阶级的产物。古埃及和古希腊文明中的神话传说,尤其是雕塑和绘画、意大利文艺复兴和18、19世纪的欧洲文学等。,都证明现实主义是一个学术概念而不是政治概念。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因此,排除过去极端“左”政治因素的影响,中国乃至世界的电影艺术实践都一再表明,现实主义仅仅从创作方法和观念的角度来看,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强大生命力。这是因为电影的性质不同于其他艺术类别,甚至非常不同。这是一门基于摄影技术的艺术。虽然数码摄影现在已经可以使用,不再依赖于电影,但实际的具体图像仍然是它表达思想和内容的基本载体,这就决定了它不可能像绘画、雕塑、音乐等艺术类别那样抽象和超现实。

当然,超现实主义、印象主义、意识流和其他探索都发生在世界电影史上。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也为电影艺术创造和积累了一些特殊的银幕经验,促进了电影艺术的创新发展。例如,在20世纪60年代,法国出现了所谓的“新浪潮”、“先锋”和“实验电影”,这似乎与现实主义大相径庭。然而,如果我们深入研究它们产生的背景,我认为与其说是艺术创作上的创新,不如说是二战后法国电影被美国好莱坞商业电影挤压到无法生存的无助挣扎。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年轻一代法国电影人的呼声,他们强烈的爱国主义驱使他们这样做。在我访问法国期间,我不止一次听到这样的评论。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电影也有类似的探索浪潮。法国和中国的不同之处在于,这是对“文化大革命”中“左”的反叛,也是对中国对外开放多年来国内创作中“左”的形成和概念化的挑战。

应该说,无论在法国还是在中国,这一探索浪潮都有其积极的意义,但归根到底,这些探索只是电影艺术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暂时的、个别的现象,总的来说,这些现象并没有改变电影艺术的现实性质,有的只是昙花一现,有的甚至死在子宫里,没有持久的生命力。不久前,法国和后来中国的电影探索浪潮都发生了变化,消失了。我们还可以看到,法国电影的探索不同于几乎同时出现的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自那以后,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在推动世界电影发展方面发挥了持续而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对意大利电影的探索是以现实主义为基础的。目前,世界电影发展的主流仍然离不开现实主义。因此,我说过,无论是创作还是接受,我们都不应该轻易抛弃现实主义。

吴龚毅的水市场试验作品《大师的贡品》

奎利的家庭,为吴龚毅带来了另一个最佳导演奖

吴龚毅代表作《奎利家族》

然而,近年来,在世界多元文化的影响下,一些“大片”和“大片”表现出偏离资本逻辑驱动下的中国电影现实民族特征的倾向。一些在过去制作过非常好的现实主义电影的导演也陷入了只关注一瞥而不关注叙事的困境。结果,他们失去了所有观众的赞誉。

那么,中国电影应该坚持什么样的现实民族特色呢?

在我看来,中国电影最现实的民族特色是它的叙事性。

一直以来,叙事的完善在中国电影的传统现实民族特征中占据着不可动摇的地位。所谓的“故事片”主要是基于讲述一个迷人的故事。如果你想给某人讲一个故事,你不应该用云和山来掩盖它,而要假装很深奥,这是令人费解的。中国观众去看电影的原因是为了看电影讲述的“故事”。这是毫无疑问的。

其次,中国电影的传统现实民族特征也体现在传统的道德标准认知领域。

中国传统道德对真、善、美、假、丑、恶的认识深受儒家思想的影响。几千年来,它的基本思想一直保持着非常稳定的连续性。中国电影文本主题的总体模式与这一思想相一致。这也不是草率的。很难将中国电影与儒家文化分开,不管它们有多开放。至少,电影应该展现真实、善良和美丽,而不是虚假和丑陋。虽然近年来社会生活中也出现了某种道德多元化,但其主线并没有改变,我认为根本改变是不可能发生的。因此,中国电影的这种现实民族特色也将是永恒的。

中国电影的现实民族特色有很多例子,远不止上述两个。然而,我认为作为中国电影最突出的现实主义民族特色,以上两个是根本的,需要我们特别关注、继承和发展。事实上,这是如何解决为什么和如何去做的问题。

总编辑:吴斌文本编辑:吴斌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北京快3 彩客网 福建11选5投注 吉林快三

 
 

 

 
整站最新
 
栏目最新
 
随机推荐